在线医生 美食博主……互联网时代年轻人网上“

  “我是一名美食博主。”在某美食平台上积攒了一定人气后,文思思辞去原有工作,当起了专职美食博主。“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录制糕点制作视频,并撰写做饭攻略。”文思思的美食博主当得风生水起,前不久刚在某平台上出售了自己的烘焙教程。

  私人旅行线路定制师、网络媒体写作者、网络营销专员……细细探究这些在线岗位,几乎都源于数字化对服务业的改造。“由于第三产业具有高交易费用、低固定资产占比、低技术密集度的特点,进行数字化改造较为容易,从而造就了大量的在线岗位。”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余晓辉表示,数字经济对就业的吸纳要体现在第三产业上,2018年,第三产业数字化转型就业岗位约13426万个,占第三产业总就业人数的37.2%,占比提升约4个百分点。

 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教授周广肃表示,第三产业数字化改造催生了平台经济、共享经济等新模式,其中以平台经济最为亮眼,成为近年来带动创业和就业的新引擎。

  除了积极投身在线岗位,也有不少年轻人选择在线兼职赚取零花钱。智联招聘调研数据显示,2019年上半年有8.2%的职场人士拥有兼职收入。

  调研报告显示,随着平台经济的发展,工作越来越不受限于空间和时间,有个主业谋生,再兼顾一项兴趣,主副业同时在手成为不少年轻人向往的方式。

  “我们在调研中发现,通过互联网,无论是编程、策划、代运营、化妆等,只要在技术、才艺等方面有专长,就能发展成为第二职业。”一家招聘网站的有关负责人说。

  “数字经济正在重构我们的就业模式。”余晓辉说,网络信息技术、互联网平台等,向个体提供市场、研发、生产等资源,个体不必进入传统企业就可以从事经济活动。相应地,就业形式变得灵活多样,自主创业、自由职业、兼职就业等新型灵活就业新模式快速兴起。

  余晓辉表示,数字经济推动我国灵活就业实现了四大转变:一是规模爆发式增长,实现从边缘补充到重要组成的转变。“如今随着网络购物、共享经济等新模式新业态的发展,灵活就业人数快速增加,已逐渐成为一股重要的就业力量。”二是范围快速扩张,实现从少数领域到多样化领域就业的转变。灵活就业除了分布在商贸流通领域以外,还广泛分布在物流、直播等多样化领域。三是质量不断提升,实现从低层次就业到高层次就业的转变。更多拥有高学历、高人力资本的人参与灵活就业,尤其是在知识分享等领域,灵活就业者的受教育水平大幅提升。四是竞争力大幅跃升,实现从被动选择到主动参与的转变。如今,依托技术和平台的赋能,灵活就业者可以在更多领域展开竞争,能在专业化领域更好地满足日益个性化的需求,灵活就业成为就业者的主动选择。